大人的世界里一个就够了app

Everything you need

Lavish Pro Themes provides you everything that you need on a WordPress theme, extensive customize options for user-oriented easy use, flat and modern design to capture viewers attention, plenty color options to full fill the choice of yours and many more.

♂? ,,

不然夏天问起来,夏初初根本招架不住,她本身又不太会撒谎。

“嗯。”厉衍瑾的语气从头到尾都淡淡的,“我理解。”

可是他越这么说,夏初初反而还越不好意思了。

她有些手足无措:“那个,花是我特意去花店买的,我现在给插上,这样的话,每天看着花,心情也会好一点。”

厉衍瑾却拒绝了她:“放那吧,不用。”

乔静唯见状,在一边应和道:“是啊,夏初初,放着吧,等会儿我来弄。”

夏初初伸向花的手,又慢慢的缩了回来。

乔静唯又说道:“能来看衍瑾,就已经表达心意了,其余的事情,就让我来做吧。”

她这样说,也是在宣誓自己的主权和地位。

她才是厉衍瑾的未婚妻。

谁知道,乔静唯话音一落,厉衍瑾却说道:“静唯,我有一件事想要问。”

这个世界的孤独寂寞冷 她全都体会

“衍瑾,想问什么?”

“早就知道,我和初初的一些事情。然后,在我失忆期间,跟夏初初把话说穿了,是吗?”

乔静唯没有想到他会这么问,愣了一下,但想到顾炎彬说的,不要撒谎,又点头承认了:“是。”

夏初初也是很茫然,小舅舅问这些做什么?

厉衍瑾忽然勾起唇角笑了一下:“我猜对了。难怪初初出国去伦敦的那段时间,们的关系会闹得那么僵,甚至还动起了手。”

乔静唯正想说什么,夏初初却抢先她一步:“小舅舅,这都是过去的事情了,没必要再提起了。”

“不,要提。很多疑问,我想慢慢的都得到一个答案。”

说着,厉衍瑾忽然望向乔静唯:“静唯,我和初初的事情知道多少?”

“我……一点点。”乔静唯不敢和他对视,“就一点点。”

“是怎么知道的?”

“我自己察觉出来的。”

厉衍瑾微微挑眉:“看出来了?”

“是……”乔静唯说,“夏初初喜欢,她的眼神是藏不住的。何况,我和她同为女人,所以也就,察觉出来了。”

前几天,她被沈北城和慕瑶两个人逼问的时候,心慌意乱手足无措的,压根就不知道怎么招架。

今天乔静唯冷静了不少,该说什么,不该说什么,心里都有一个度。

她就死死的咬定,她是自己看出来厉衍瑾和夏初初的事情的,绝对不能说真话。

不然,顾炎彬也要被牵扯进来了,这件事,归根结底,还是顾炎彬告诉她的。

“那看出来的,是夏初初喜欢我?”

厉衍瑾问这句话的时候,眼睛里忽然有了光彩。

他失忆的时候,压根就没有去注意夏初初的一些细节,还有她的眼神。

他唯一能想起来的,就是那一年,夏初初在酒窖被困,他把她抱出来,她迷迷糊糊的在他怀里说——

小舅舅,我爱。

乔静唯虽然很不想回答,但不得不点头:“是。我从她看的眼神里,看出来的。”

厉衍瑾又望向夏初初,夏初初已经低下头去了,看不清她的神情。

他这颗心脏,微微涨得有点发疼。

他原以为,她都打算和顾炎彬结婚了,对他已经是没有丝毫感情了。

但没想到,她还是爱他的。

那么,现在,时过境迁,她还爱吗?

厉衍瑾不敢自作多情。

“衍瑾!”乔静唯见他用那么深情的眼神望着夏初初,忍不住提醒道,“我才是的未婚妻,是和这么同床共枕的人啊……”

“静唯,我有一句话,我觉得我还是该和说。和夏初初的矛盾,是因她喜欢我而起。但,不应该怪她。”

“……为什么?”

厉衍瑾缓缓说道:“因为,我也爱她。”

夏初初浑身都僵了一下,而乔静唯的眼泪,就这么直直从眼眶里滑落。

“衍瑾,在说什么。”

虽然乔静唯已经知道,厉衍瑾爱夏初初爱到骨子里,但他亲口说出来,还是带给了她震撼。

“静唯,我知道我不该说这样的话,但我,不该再隐瞒。她爱我,不该恨她,因为,是我先爱上她的。”

乔静唯深吸了一口气,抽泣道:“这样毫无顾忌的说出来了,可是有想过我的感受吗?衍瑾,算一下,我们在一起多久了?几年了?”

“五年了。”厉衍瑾说,“但是,那五年里,我不是真正的我。”

“衍瑾!”

“那五年里,厉衍瑾只是一个忘记了夏初初,有血有肉但是却没有灵魂的男人。”

乔静唯哭着问道:“所以现在的灵魂回来了,的人,就要离我而去了吗?”

“我对不起。”厉衍瑾叹了口气,“但,我也对不起她。”

夏初初站在一侧,十分的尴尬。

小舅舅的那句表白,在她听来,一点都不让她心动。

她知道,小舅舅恢复了记忆,是一定会爱她的。

可,乔静唯在这里,小舅舅就这么说了出来,还是有失偏颇。

“所以想说,在和夏初初之间,我就像一个多余的……”

“我想我还是该走吧。”夏初初忽然出声,“小舅舅,祝和乔静唯长长久久。”

厉衍瑾的眼睛里划过一丝受伤,但很快又恢复如初

乔静唯一愣。

夏初初竟然……回避了厉衍瑾的问题。

乔静唯可记得清清楚楚,在厉衍瑾要醒来的那一天里,夏初初跟疯了一样的,说要告诉厉衍瑾,她爱他。

可,在今天,此时此刻,厉衍瑾先把“我爱”说出来,但夏初初却……拒绝了!

夏初初到底在想什么?

欲擒故纵?

欲拒还迎?

夏初初是真的要走,没有多余的停留,连背影都显得那么坚决。

她买来的花,静静的躺在那,花瓣上面还沾着水珠。

厉衍瑾没有出声挽留。

直到夏初初走了好一会儿,厉衍瑾忽然又笑了,笑得那么嘲讽。

“静唯,从头到尾,恨错了人。应该恨我,是我把初初拉入这条不归路的,现在,我又不能放她一条生路。”“我恨?不,衍瑾,我对,只有爱。我比夏初初更爱啊……”

 大人的世界里一个就够了app